首页 > 小说 > 正文

邱明年白露(年家有余)小说

来源:博艺E网 发布时间:2020-08-01 05:27:53

《》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,主角是邱明年白露,这里提供邱明年白露小说阅读,年家有余小说讲述了。到后来,文洋差点儿以为赵俊鹏中邪了。与此同时,白露和谷雨也在山中的小池塘边停下了脚步。看着那池塘周围那绿油油的芦粟,白露喜得差点儿叫了出来。

《年家有余》精选:

“这……”年子富看了看自己的儿女,又看了看面容憔悴的林氏,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林氏看着年子富那手足无措的样子,不禁有些心疼。

她将自己的三个孩子揽在了怀里,目光温柔地说道,“娘以前是怎么教你们来着?”

“娘说吃亏是福,还说只要吃了这最苦的东西,就能当上成为最上面的人。”谷雨率先接话道。

“什么呀。”文洋走到了房子中间,摇头晃脑地说道,“娘说的是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啦。姐,你怎么老是记不住呢?”

“对对对、是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”谷雨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从善如流道。

白露撇了撇嘴,有些无语地看向了林氏。

什么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

要说这世界上最苦的人莫过于非洲那些不仅吃不上饭,还随时可能被战争夺去性命的孩子了,怎么就没见他们一个个的成为国家元首呢?

可这些话,白露是没办法告诉他们的。

因为他们不仅不知道什么是非洲难民,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国家元首。

“娘,我们不怕吃苦,就是不知道娘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也能和我们一样吃苦了。”白露觉得自己说不通林氏,只好又看向了年子富,“爹,你说是不?”

年子富看了一眼林氏的肚子,立刻点头道,“爹知道,爹明天就去和你爷说,不管怎么说,都不能饿着你们和婉柔啊。”

“我不饿。”林氏柔顺地笑了笑,“娘正在气头上,等她气消了,也就好了。我都这么大人了,少吃一顿两顿没事的。”

“婉柔。”年子富深情地唤道。

“子富。”林氏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
白露无言,默默地冲着这一对包子夫妻吐了吐舌头。

看来,改造包子一家的任务还任重道远啊。

好在这对包子夫妻的儿女并不真的是任人欺负的小包子,只要稍加引导,想来他们也是可以和自己一起对抗年家那个老巫婆的。

不过,在此之前,她还是得先填饱肚子才行啊。

白露看了看文洋手里的馒头,转身去厨房端了两碗加了酱油的热水过来。

“小妹,你这是干什么啊?”文洋看着黑乎乎的酱油汤,不禁皱了皱眉头,“小妹,你不会想喝酱油汤吧?这东西能吃么?你、你还是吃我的馒头吧。”

白露没有说话,只接过文洋手中的馒头,一块一块地扔在了碗里。

不出一会儿,那馒头便涨满了碗。

“爹娘、姐、大哥,我们一起吃吧。”

说完,白露便率先开始吃了起来。

小时候,白露总是挑食,尤其不爱吃那没什么味道的白面馒头。

白露的妈妈为了改掉白露挑食的毛病,就将那馒头泡在酱油汤了,滴上两滴香油,一勺一勺地喂白露吃饭。

当时的滋味,白露直到现在也没有忘记过。

眼下,虽然没有香油,不过,能有的吃也就很不错了。

她、实在是太饿了。

而林氏和文洋见白露吃得这么香,便也忍不住坐在一旁吃了起来。

到最后,就连谷雨和年子富都忍受不了诱惑,一人尝了一口。

不得不说,这酱油泡馒头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。

以至于等到白露真的发家致富以后,文洋还是天天地嚷嚷着想要吃酱油泡馍。

“你还别说,这馒头放在酱油里,还真是挺好吃的呢。”林氏擦了擦嘴,好奇地看向了白露,“露儿,你是咋想出这样的法子呢?”

白露看着林氏那赞许的样子,不由自主地抽了抽嘴角。

她总不能告诉林氏这法子是她妈妈教她的吧。

可白露这一愣神,正好给了文洋这个护妹狂魔一次炫耀的机会。

“还能咋的。”文洋骄傲地说道,“当然是因为我小妹聪明了。”

看文洋那副自豪地模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酱油泡馍的法子是他想出来的呢。

“是,我家露儿从小就聪明呢。”林氏赞同地点了点头。

而此时,白露却忽然悠悠地说道,“娘不是说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嘛。挨饿的次数多了,自然就能相处这些法子了。”

说完,白露也不理会林氏,只自顾自地爬到床上去了。

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还需努力。

白露可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改造包子夫妻的机会。

果然,年子富和林氏听了这话,眼中都闪过了一抹黯然。

不过最终,这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。

许是因为白露真的太累了,又或是因为昨晚真的吃得太饱了,总之,这一晚,白露睡的特别得沉。

等到日上三竿,她才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。

恍恍惚惚中,她又听见了年老太太的叫骂声。

“我滴个老天爷呦,我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呦?家里的媳妇是个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,这生的孩子还各个都是好吃懒做的。这可让我这个老婆子怎么活呦。”

白露皱了皱眉,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这年老太太今天还真的换词了。

可是,这词听起来也太粗俗了吧。

白露正小声嘀咕着,文洋便提了个篮子走了进来。

“小妹,你再睡会儿,我和大姐先去挖猪草了。”

“别……”白露麻溜地换上了衣服,又匆忙地洗漱了一番,拎着篮子便道,“等我一起。我也要和你们一起挖猪草。”

于其让她呆在家里看年老太太的白眼,她还不如跟着文洋他们一起上山呢。

没准,这山上还有什么宝贝呢。

“这家里的猪都要饿死了,你们还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。”年老太太看见白露见气不打一处来,不过,昨晚年老爷子已经狠狠地警告了她一番。

所以即便年老太太再怎么骂骂咧咧,也不敢再对白露动手了。

等白露他们一走,年老太太忽然双眸一转,“老二媳妇,你去把王婆子给我找来。”

“娘。”本还想看热闹的许氏见白露都走了,扭头就回了屋里,“我还有惊蛰要带呢,你还是让大哥去请王婆子过来吧。”

“你个懒货!”年老太太憋了一肚子的火,这一时没忍住,声音就大了起来,“我真是瞎了眼了,当年才会让你这样懒婆娘进门。”

“娘,你说啥?”许氏脚下一顿,面色不善地看向了年老太太。

“没、没什么。”年老太太缩了下脑袋,转头冲着年子荣嚷道,“老大,你快去把王婆子给我叫来。”

“哎。”年子荣应了一声,拍了怕身上的土就往村东去了。

见年子荣走了,许氏这才冲着年老太太挑了挑眉毛,“啪”地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而此时,白露和谷雨他们已经到了山上。

可惜的是,这一路走来,白露都没有找到穿越小说里经常写的千年人参。

因着她早上没有吃早饭,只一会儿,白露就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了。

文洋看出白露走不动了,忙贴心地接下了白露手里的篮子,“大姐、小妹,你们在这坐会儿,这猪草我一个人搁就行了。”

“那怎么行呢?这山里有蛇,你一个人我可不放心。”谷雨不赞同地摇了摇头。

文洋还想争辩,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三人声后响起。

“有啥不放心的?”赵俊鹏拍了拍文洋的肩膀,冲着两个小丫头笑道,“放心吧,待会我和文洋一起去割猪草,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俊鹏哥。”谷雨脆生生地唤了一声,“那我可就把文洋交给你了。”

白露依旧没有说话,只是冲着他点了点头。

“俊鹏哥,那我们走吧。若是回去晚了,估计奶又要骂人了。”说完,文洋便带着赵俊鹏走了。

路上,赵俊鹏几次开口,却还是都将话咽了下去。

“俊鹏哥,你这是咋了?”文洋觉得今天的赵俊鹏有些奇怪,便好奇地问道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?”

“也没有。”赵俊鹏的声音有些闷闷的。

“哦。”文洋应了一声,便也没有再追问了。

可他越不问,赵俊鹏就要想说。

终于,他忍不住拽了拽文洋的衣角,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,“白露这是咋了?”

以往这白露妹妹见到他都会甜甜地叫他一声俊鹏哥哥的,可是这都过去两天了,怎么白露还不肯叫他呢?

文洋自然不知道赵俊鹏在纠结什么,他听赵俊鹏在打听白露的事情,便想当然地回答道,“别提了,昨天,小妹她掉进河里了。后来,那万家的人来我们家闹事,小妹就和他们退亲了。为了这事,我们一家差点儿打起来呢。”

“什么?你们和万家退亲了?”赵俊鹏有些惊讶地看了文洋一眼。

他以为,以年家那老太太贪财的个性,是一定不会放弃万家这棵摇钱树的。

可是现在,白露妹妹退亲了,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有机会了呢?

赵俊鹏这么想着,割猪草的时候就有些心不在焉了。

等到他和文洋的篮子都装满的时候,他的手上已经被镰刀割出了好几道口子了。

不过,赵俊鹏却丝毫不以为意。

到后来,文洋差点儿以为赵俊鹏中邪了。

与此同时,白露和谷雨也在山中的小池塘边停下了脚步。

看着那池塘周围那绿油油的芦粟,白露喜得差点儿叫了出来。